筷橙app

冰羽虽处于敌对位置,可听到这里都是不由打断道:“虽不知你要检讨是什么意思,不过,你这是自夸吧?算什么检讨?”

毒父振振有词道:“检讨,是一个完审视自身的过程,自然也要把做得好的地方说出来的,做得不好的是,在我军还剩下一千五百余人,对战于‘新出现的,阴险拦截我们的,数量胜过了我军的二千多夜族敌军’时,本师团长为了保住师团内女兵的性命,让她们有投降的机会,用了整体突击战术,导致兽角师团减员到了三百人。”

冰羽真的很不屑了,嘲笑道:“不管你要说什么,至少,这一战的结果,就是你的人被灭得七七八八了!”

毒父诡辩道:“那不同,我相信我们至少活下了六百名女兵,这都是我们部落的姐妹,将来可以用战俘换回!”

冰羽小姐姐实在受不了了,顿时口吐芬芳:“操!你这也算检讨?”

冰羽的确很难受,要知道,她是很清楚毒父是中了伏夕大人那十分诡诈的计策的,可是,那偏偏不能说出来,只能看着毒父得瑟。

毒父已然看出冰羽绝不会说出他中计的事,心情终于好了点,有点得意道:“当然算,要知道,其实我是有办法对付你们的战阵的,至少绝对有能力和你们两败俱伤!只不过,我们毕竟疲惫,你们险胜的可能性很大,又不能确定你们还有多少人,我不能任由你们这联盟军队出现在我军后方,必须及时给我军报信,才选择了断尾式突围!”

冰羽只能赞叹了:“故事还能这么编的,我都替你脸红!明明我们就是夜族师团!”

毒父哈哈大笑道:“你们才不是夜族师团,被我歼灭的才是新扩充的夜族师团,你们是十字师团,你们骗不了我的,我花费了很多代价,是抓到了你们的俘虏后,问出的消息!”

而毒父,抓到过俘虏吗?

抓到个鬼!

他无非是之前弄到了张静涛的情报,知道了张静涛是十字会会长。

樱花树下长腿美女制服短裙养眼写真

“好吧,随你吹吧!还什么和我们两败俱伤,真是够无耻!”冰羽只得为毒父的脸皮之厚感慨了一声。

毒父因之前就有过了思考,自然不会脸红,大声道:“不信么?只要我兽角军化为三个十分容易指挥的五百人分队,摆出三个小三角构成的大三角突击阵型,就可以给你们予以重击,哼,而这些,都将成为我提供给部落首领的情报!”

冰羽心下皱眉了,的确,别看这次战斗因计谋和巧妙的形势压制,以至于夜族师团竟然没死一人,但毒父的话绝对是有道理的,要在那样的攻击之下,还必须拦住一部分敌人,和敌人硬刚的话,那还想做到不死人的话,怕是极难极难的。

但冰羽嘴上却只不屑说:“部落不会信你的。”

毒父拿起了手上的一支长箭,见箭尖,闪着惊人的灿烂光芒。

在广阔的蓝天的映照下,似乎举着它,都能打开天堂的大门一般。

“有了这件神器,相信部落首领会相信我的,这件神器本身,更是一个惊人的情报!”毒父笑了。

冰羽也气笑了,大声道:“随你吧,就算你上报了情报,你们又有多少人能来围剿我们呢?我看,最多在三楚战线抽出二个师团来,在这么一大片后方区域中,用二个师团来搜索我们?哈,想必这会很有趣的!”

毒父哈哈大笑:“是会很有趣的,因为我们部落的兵源比你们想象的要多很多,只不过,用于和联盟对战,装备配置太弱,不适合拉上前线,但是,这种状况正在极大的改变!只要再过十日,我们就有二十支新装备的师团开赴东楚!甚至或许已经快接近这里了,你们这只有半个师团的夜族师团想在我们大后方闹?呵呵,等着被围剿吧!”

二十个师团!

冰羽心中大惊,未料这毒父竟然透露出了这么一个了不得的消息。

而想到野鬼会,想到蓝族,冰羽还真信毒父的说法。

伏夕大人能应付吗?

然而冰羽脸上却只带着傲然的笑,伸出拇指,朝下一指,表示对部落的不屑,嘲笑道:“使劲吹!你们就是这个,来多少灭多少!而且,我看你凶多吉少了,才这么点兵逃回去,哈哈哈,有得你受的!”

“未必,吸收俘虏或残兵是很有用的做法,我会想法子收拢残兵的!冰羽,你不要落到我手中,否则看老子怎么在在胯下突突你!按照这个局势来说,这可是很有可能的哈哈,我会在东楚战线周围好好游走的,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报复十字师团的机会的。”

毒父冷笑一声,领头就走,他并不打算再用这三百人来骚扰攻击十字师团。

这是没有意义的,他正是要去三楚前线拉俘虏壮大自己,实现自己的计划,而后才回部落报告自己捏造的消息。

对此,他至少有十日的时间,甚至还不止。

至于会和冰羽说这些话,毫无疑问,这些话的真正听众,是他的部下。

这些人不想有罪的话,必然和他众口一词,只是,即便为了众口一词,真话却也绝对不能说出来的。

这一招的确有用,即便是本来对这次伏击很疑惑的人,也立即信了毒父的话,因按理说,敌女冰羽是绝对没可能为毒父掩饰什么的。

这毒父可不是弱者,为这毒父掩饰错失,留下这么一个强敌,仍让其保持着师团长的地位,有必要吗?

绝不可能吧?

然而,这个绝不可能,在张静涛眼里,却是完可以接受的。

冰羽也想过这个问题,想不明白,就带人返回了。

不再追击毒父,是因为这样的打击足够了,冰羽已然明白,毒父不会傻到还用三百兵来骚扰的。

等驾着狼骑,回到主战场后,战斗十分顺利,剩余的部落士兵几乎没怎么抵抗,就在那些之前投降给十字师团的部落女兵的‘投降不杀’的卖力叫喊之下,部投降了。